夕颜慕茕

全职主周叶

【方王】离归 2

大家521快乐~

方神也趁着521给大眼儿告白了哟~

1走这里 离归 1❤

说是出门,走到最后也没人敢冒着被烤熟的危险迈出俱乐部一步,只是下楼晃悠几圈,又回去空调间里舒舒服服地窝着,打了几盘竞技场。

王杰希心里隐隐有些说不清道不明的触动,只是忙于训练懒于深究。

几场PK下来,胜负差不多对半开,王杰希还赢得多那么一点儿,很明显的眼角眉梢都带上了放松的笑意,紧张的情绪被方士谦抹了一层驱散粉。状似无意地朝对面扫一眼,方士谦仍旧是那副淡定自若的模样,没有什么情绪波动,按惯例冲着王杰希询问的眼神笑一笑。

方士谦眼睛里倒映出的那个小魔术师很明显愣怔一下,耳朵尖尖不知怎的染上一寸红晕,低头操作着角色无意义地兜兜转转,不敢光明正大抬头又忍不住瞄几眼对方的样子让方士谦弯了嘴角,玩味地笑着揶揄王杰希也调侃自己,“怎么?我有这么好看?你看上我了?”

“嗯……诶?!不是不是我没……”王杰希慌忙否认,手下操作也连带着凌乱起来,小魔术师有惊无险地坠落了好多回,想跳个高点的岩石,重复了三四遍都没过。

“行了行了,今天就别练了,赶紧回家歇了吧。”方士谦看他手忙脚乱的样子,心思肯定没放在训练上,谁晓得他在想点什么有的没的,紧张到脸都涨红了。

年轻人毕竟脸皮薄经不起老人习以为常的垃圾话,方士谦悠悠地叹一声,拉个纯情的小孩儿蹚职业联盟这浑水本来就有点于心不忍,更何况他以后一定会碰上叶修这样的老前辈老油条,被压着打被欺负被调戏可怎么办,怎么想怎么算,都是罪孽啊。

当然如果知道日后王杰希也成了半个心脏的话,方士谦这点小小的负罪感实属多余。

不过这会儿还不算多余。

常年混迹于职业赛场上的老狐狸心头涌上带坏新人的罪恶感这种事情,说出去可算是要笑掉人大牙。这么着一转念,方士谦顿时觉得有哪里不太对。是最近休息久了心灵被各种鸡汤净化了还是眼前这小新人太可爱了,竟然会受到自己良心的谴责,到时候碰上叶秋的毫无下限岂不是要跪。仔细反省了一通,微妙的第六感告诉他,事情更不对了,哪里有用“可爱”来形容一个十八九岁的男孩子的。

——但他看见王杰希的时候,满心满眼都认同对方可爱而不是帅气更不是风流倜傥青年才俊。

——可爱到想抱在怀里揉一揉。

WTF!人干事!你他妈想的都啥玩意儿!方士谦真正面对自己内心的那一刻,他宁愿自己什么都没想什么都不知道。

不管心底下怎么想,第二天照例一个训练一个围观,别别扭扭的那点儿隐约心思被方士谦仔仔细细妥帖收藏起来,毕竟自家后辈,护犊子的心情是肯定的,内部消化大概还没到火候,看小队长害羞成那样,怕是不会敢接受这个事实。

瞟一眼屏幕上活蹦乱跳的魔道学者,方士谦暗暗叹口气,继续伸手指点王杰希打法上的漏洞,观察力敏锐,声音温和沉稳,与往常并没有什么两样。

只是那天王杰希打起来反倒有些束手束脚,发挥还不如之前的好。约莫是因为有个前辈在一旁时时刻刻观察着怕出错,结果越怕失误越多。方士谦都觉得奇怪,昨天不还是随他怎么看都没显出慌张劲儿的吗?

他没注意到自己从后面越过小队长双肩直接用那双修长干净的手指点江山的时候,姿势像极了环抱着眼前这个小孩儿,也没注意到他一边指导一边说话的时候,他的呼吸离王杰希的脸颊只差半寸,呵得人脸都微烫。

不过据称治疗之神表面纯良内里九曲十八弯,说不准就是故意的。

至少看起来他未曾注意种种细节,而王杰希脸皮薄,受不住这么带点暧昧带点撩拨的姿势,两耳通红一缩再缩,不得不分心在眼前这个前辈身上,手下操作自然慢去个半拍一拍。

方士谦也不急,顺势提出再打几局1v1,缓解下紧张也是好的。

等到两三场竞技场打完,恰好是饭点。前辈义不容辞地带着后辈左拐右拐穿过巷子胡同摸到家小店里头,两碗凉皮下肚,心满意足揉揉肚子,浅浅凉意渗透到骨头里,灵台都清明不少。

吃顿饭不太久,两人言简意赅聊上半刻才踱回俱乐部继续千篇一律的训练。王杰希状态好了许多,失误率降低手下准度也往上飘,有效手速比上午稳定得多。

只是方士谦蹭过去继续指点的时候,他仍旧微红了脸颊略略躲避,不好意思跟前辈凑太近。没想到另一边兀地伸过来条手臂搂紧他肩膀不让他躲,转头就对上方士谦含着浅笑的眼睛,还能听见对方轻声念叨一句,“哎,别躲。”

一口气擦着他耳边滑过,痒痒的暖暖的,莫名的触动又戳戳他心窝子,喉结滚了滚,声音最终还是没冒出来。

姿态过于亲密,王杰希实在比不得没脸没皮的前辈,害羞得紧,脸红心跳手也跟着微颤。得,练习又提前结束了。

于是在越来越暗的天光里被前辈光明正大地牵着手带上街兜风散心消心火。

“怎么就那么容易脸红呢?从前可没见你这么内向,有心事?”护城河边一个高大挺拔的年轻人对他身边的少年絮絮叨叨,而少年沉默着,一言不发,唯独脸颊出卖内心似的又泛红。

庆幸天色晚了旁的人看不出他模样,王杰希闷闷地听方士谦讲联盟初期的事儿逗他,有一搭没一搭地嗯嗯啊啊,不知不觉竟也笑了个开怀,满心愉悦地回了微草。

慢慢地王杰希习惯了有方士谦在的日子,可靠的治疗总会给人很安心的感觉,仿佛有他在天塌了都能顶住,危急关头一个圣治愈术都恰到好处填补空缺,偶尔也抽出十字架或者战斧给对手来一下。恶作剧一般的-1没什么威胁,不过对手的反应总会很有趣,尤其是黄少天,喜欢嚷嚷两句“夭寿啦!牧师也要杀人啦!微草的治疗惹不起啊!”然后被冬虫夏草嫌烦似的再砸一记。

王不留行就趁着这空当飞过去甩个熔岩烧瓶一套连击打下夜雨声烦不少血,配合默契得跟心灵感应没差。

客场后蓝雨请微草吃粤菜,还在饭桌上提起那个嚣张得跟DPS一样的牧师,方士谦同样冲他们笑一笑,温和无害的眼神简直要把人骗过去,就信了他是个柔弱挨揍的牧师而不是带着光环的治疗之神。

只有他一众队友心里明白,跟喻文州一样皮相跟内里不相称到极点的人,怎么可能轻易就因为职业限制违背本性饶过对手,少说也得帮衬着让人难受不是。

简直就是来联盟靠脸蒙人的吧。

微草队员内心边吐槽自家治疗表里不一,同时窃喜于围观群众的各种不明真相让他们多了1%的可乘之机。毕竟是公认的方神。

而此刻方士谦正无视旁人探究的眼神,自顾自给王杰希夹只虾饺。

——看起来挺懂得照顾后辈,其实是个温柔的奶对不对。

——温柔起来能腻死个人也能噎死个人,没见他笑眯眯地给对手下一个又一个陷阱吗。

一般来说叶修会送给称赞方士谦温和的人三个字,想、太、多。

蓝雨对微草,恰巧是他们第四赛季常规赛最后一场,各家战队来不及歇息就风风火火准备季后赛。

王杰希作为新任队长,忙得脚不沾地。每天给战队复盘,自己私下又反反复复看录像,拉着队员讨论战术制定对策,一讲就是大半天。日常安排比常规赛还紧张。

方士谦把点点滴滴都看在眼里,不方便多做打扰,只好尽量替他担着点任务,整日陪他到深夜,还惦记着时时刻刻催他早些休息。

至于王杰希本人,根本就顾不上纠结点有的没的,带队已经足够让他的生活被荣耀填得严严实实塞不下其他感情。

一直忙到季后赛前几天,工作总算告一段落得了空闲。方士谦也乐得清闲,常抱个笔记本跑去王杰希宿舍开竞技场,切磋共赢嘛。

隔了好一段时间,再习惯性地蹭到王杰希身边时,小队长还是会红了脸往后缩,一直缩到方士谦整个人笼住他才停下,心如擂鼓却硬当做什么都没发生,微微僵硬的身子给方士谦环住。

王杰希以为,他不过是与方士谦亲近,而对方又喜欢同他开这样的玩笑,亲密而不失分寸。直到他坐上宿舍椅子不自觉地往后蜷缩却没有碰到障碍的时候,他突然意识到,方士谦好像已经侵入了他生活的每分每秒,少他一时半刻都跟缺了跟肋骨一样难受。

王杰希觉得,有一种病叫做方士谦依赖症,而他感染了就没治好过,即使对方正是最负盛名的治疗之神。

直到季后赛开始前,方士谦不再搂着他,而是直视他的眼睛,说,“小队长,我想告诉你一件事。”

王杰希心头忐忑,难得见他这么严肃的样子,都没法看出是福是祸,是劫是缘。

方士谦开口了,一字一句,认认真真,清清楚楚,没有半分怀疑的余地。

王杰希觉得他能从方士谦眼睛里看到此生最明亮的星辰。

“杰希,我喜欢你。”

——TBC——

赛程为私设,如有误请指出。

评论(3)
热度(9)

© 夕颜慕茕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