夕颜慕茕

全职主周叶

【方王】离归 3

文里的方神实在OOC,拧不过来,弃了。







虽然看到了林杰队长但是出大纲时巅峰荣耀还没出,所以这篇不准备带林杰大大玩儿_(:з」∠)_方神的c也是大纲里脑洞的那样子

除草有点失败,我会多找 @双黄蛋挞  @庭芥_  @苏安-唯愿君安 这三个人拼字的(๑•̀ㅂ•́)و✧

离归 1❤

离归 2❤

 

王杰希愣住,满眼都是掩饰不住的惊愕,抬头盯着方士谦的动作僵硬了许多,眼神躲躲闪闪不大敢直视对方,脚底也磨磨蹭蹭地往后退,不自觉想逃开方士谦的注视。那股子满溢的温柔蓦然变成拉他下到深渊的洪水猛兽,推拒或沉沦,不过一步之遥。

方士谦这个人,看上去温和得像只兔子慵懒得像只猫,可实际上,却算得上只狡猾的狐狸。此时此刻扒掉一层堪称漂亮的画皮,王杰希恰巧能窥见他的心。

巧么?如你所愿,端端正正地面对一个真实的方士谦,如你所求,明明白白地看透眼前这个人。与其说是巧合,倒不如说是,他乐意。

他想让他观察个从头到脚秋毫毕现,一点儿细枝末节的心思都坦荡到对方避无可避。

方士谦对王杰希无所隐瞒。

王杰希对方士谦别无他想。

最不对等的对称。

意料之中的失望。

“呃……士谦……”王杰希心头索性是一团乱麻纠结到底,不知作何表示,吞吞吐吐地的说不个完整句子。收了告白就直接接受自然没什么可能,毕竟从未做过类似的爱情假设,还是两个男人。委婉地拒绝吧,内心深处又好像有那么点点不情不愿,仿佛发张好人卡就罪孽深重格外对不起方士谦。

可这样你情我愿的事儿,哪有什么对不起对得起。

方士谦仍旧含笑看着他的小队长,面上一副波澜不惊的样子,安静地等他答案。王杰希被他这么一看,得,难进难退还有人催着一定要你挪窝,委实难办到大脑黑屏当机坏个彻底。

前路后道都被堵住了还能怎么办?飞呗。

于是小魔术师内心天人交战半天未果,只得略略挣扎一把,一低头一转身脚步踉跄地逃跑了。一路跑还一路担心着万一方士谦追上来非逼他说出个所以然,直到冲进自己房间锁了门才安心。然而到他喘过来气心跳减速都能平和地打荣耀了,他记挂的事儿也没发生,连个敲门的人也没出现。空空落落的房间里只剩下王杰希一个人的呼吸,轻缓的一缕一缕细碎声响清晰可辨,寂静得吓人。

方士谦这头,没出声儿唤人名字,也没伸手拉人留下,自个儿坐在同样空荡的训练室里头发怔。太过心急了,惊得对方直接就跑了。太过压迫了,逼得人逃避自己。也太过痴心妄想,同样性别的人怎么可能就顺理成章地相爱了。

可自己这不就是陷进去了?难道还非得再以队友爱的名义去对待一个人,以爱的心情和方式。

方士谦对自己这心思没辙,对躲起来的小队长更没辙,抄起电话想跟人谈谈,翻遍了电话薄才记起来那个能听他讲的人还没手机。他叹一口气,认命地开电脑上QQ点出对话框往对面连发三个窗口抖动,动作连贯一气呵成。

不多久对方就回了个大兵叼烟的表情,看起来心情还不错。“老方,有事?”

“叶秋你这话说得,好像我没事就不能来找你聊聊天了一样。”方士谦笑着回复。

“你要聊天还不如找雪峰,他退役了我可没退,忙着呢。”叶修趁打字间隙给自己点上一支烟,就等着方士谦开门见山讲正经的。

“等等等等,我找你真有事儿。你对我们新任队长还有印象吧?魔道学者王不留行的操作者王杰希。”

“哦大眼儿啊,我对他相貌印象挺深刻的。咋了?”

“不小心惹出点内部矛盾,只好找你问问对策。”

“我记得你不是惹事儿的人啊。不会是为情所困吧?”

“……叶秋你厉害。”

“卧槽真中了?!老方你也挺行的啊,喜欢哪个女孩子不好偏喜欢上个男人,还是你们微草当家做主的那位。真摊上事儿了来找我也没用不是,我哪管得了你俩家事。”

“现如今不还没成家事呢嘛。我寻思着联盟里跟我和杰希都熟到说的上话的也就你一个,死马当作活马医也帮衬着医一回行不行?要是成了随时欢迎你来B市蹭饭。”

“你给我说说,你俩现在是怎么个情况?”

方士谦如此这般简略地给叶秋一讲,对方立马啧啧啧开了。

“不是我说你啊老方,你这回整得忒不靠谱了点吧。人家一纯情小孩儿,连个喜欢的小女生都怕是没有的,对你一个大男人能有什么想法?没被你吓到就不错了,还想他应你同你凑一对儿,这脑洞,啧,真心有点大。”

“是我不对是我不对。所以你有办法没有?”

方士谦这头懊恼不迭,思前想后还是觉得今天实在莽撞过了头,只怕是惊到自家小队长,以后都没法儿好好打个照面。倘若他俩此后交集只在于荣耀和微草的话,那他这个职业生涯留的遗憾也太大了,除了荣耀还是荣耀,就没有个其他什么可圈可点的经历。

一想到王杰希这茬他就头疼,当局者迷迷成只哈士奇——智商直线下降。

他是想试着理清楚自己单方面的情绪,一点一点地抽丝剥茧般打开感情这团乱麻,然后理智地做出判断。可惜他满脑子充斥着王杰希面对他时满目惊惶无措,他想改变,却完全不知道怎么去改变。叶秋那里没有了动静,估计不是去打荣耀了就是对自己这事也没什么办法。

方士谦想一个人闷屋里安静会儿,突然桌面上最小化的对话窗口开始闪烁,抱持着发现救命稻草般的心情点开,叶秋敲的一行字跳出来:“王杰希刚刚来找我了,你准备让我劝他还是劝你?”

王杰希这单方面的也着实不太好过。

他想不通自己一向信任的治疗怎么突然就对他开大招放个神圣之火封了他所有技能,逼他要么挨着要么逃离。他也想不通方士谦对他到底是个什么心思,表面上看起来不像开玩笑,说出来的话却实在跟个恶作剧没差。他最想不通的是,他自己对方士谦又怀揣着什么感情,至少他不敢肯定地承认那是仅限于队友间的友情。

琢磨半天没想出个所以然来,一直牵记着也不是个事儿。问队友不大好,只能找外援。

跟自己熟跟方士谦也熟,人还算靠谱的,联盟里数来数去就叶秋一个,他顶着“早死早超生”的心态下定决心点开跟叶秋的对话框,连发三个窗口抖动。

叶秋一看乐了,这微草出来的,连找人方式都没两样。

“哟,大眼儿!今天怎么有空来找我了?是来找我谈人生的还是来打竞技场感悟人生的?”

彼时王杰希脸皮还不够厚,实诚地答道,“不是来跟你PK的,我想静静。”

“看你这样就是要谈人生了。”

“……好吧,谈人生。”

叶秋看到这充分显示对方内心纠结的回复,随手截图一张发给方士谦,“老方,想好没?我可要跟大眼儿谈人生了。”

方士谦倒也没想到王杰希会跑去找叶秋商量,转头一想又觉得,大概是出于与他同样的考量,不愿意声张也不愿在战队内部惹出事端,才去找远在千里外尚算靠谱的叶秋。其实这也能算是一种同波段的思维 吧,方士谦暗忖,手下打字不停,“叶秋你就帮我这一回呗,事成之后仿膳东来顺全聚德任你挑。”

“不挑了,都要都要。”

“成交。”方士谦答应得干脆利落,事情能有些进展总是好的。

只是叶秋琢磨着如何劝说微草那个新人小孩儿时,觉得挺头大。要带一个年轻人推开新世界的大门不难,难的是要心甘情愿推开指定的那扇门,着实有些难办。叶秋一边思索一边懊悔没多敲老方几顿,突然对话框一闪,王杰希发了条消息过来。

“叶秋前辈,想来你同方士谦前辈是相熟的,在他那边也说的上话,有些私人事情不方便在战队里讨论,我又不知道该怎么应对,所以来找你商量。方士谦前辈今天向我告白了,这实在突兀不过,我也没法儿确定他到底是开玩笑还是认真的。更何况,我一直把他当作一位与我配合默契的队友,不曾对他产生任何非分之想,尤其是这样逾矩的儿女私情。只是实在不知道该如何回应他才好,不愿伤了队友感情,更不想因为这个搅乱彼此心神,影响比赛。”正经严肃的语气里透出紧张和惶恐。

哎!有戏!叶秋一拍大腿,噼里啪啦一串字敲过去:“你要真不喜欢他,他说的话就跟放屁似的,不顶什么用。到现在为什么你为一句话搞得心神不宁跑到我这来找虐了,你怎么不自己想想。”

对方久久没回话,大约是思索他的问题去了,也不知道到底想没想通。叶秋觉着自己那段话也算是有理有据令人信服,点到为止就够了,不好把人逼太紧,搞得物极必反两败俱伤反而得不偿失。于是他补了一句,“你自个儿好好想想去吧。”就把人晾到一边,自己处理战队事务去了。

感情上的事儿谁能说得清楚呢,别人帮你推波助澜还不如自己看清楚自己的心思,坦坦荡荡面对自身再作出理智的反应,总好过被人哄着骗着掉进个坑里,之后再怎么适宜,心里总还是有些芥蒂有些不服气的。

王杰希略略想通了点,面对着前辈的理论,陷入沉思。

虽然那几句话看起来好像哪里有点不对,但是实在有那么几分道理在里面,就信一回也算不得亏。

——TBC——

评论(5)
热度(5)

© 夕颜慕茕 | Powered by LOFTER